<listing id="vpzzb"></listing><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strike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strike></var>
<cite id="vpzzb"><strike id="vpzzb"></strike></cite><cite id="vpzzb"><video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video></cite><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menuitem id="vpzzb"></menuitem>
<var id="vpzzb"></var>

您好,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歡迎您!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全國咨詢熱線400-995-3635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學術論文

24小時服務熱線 400-995-3635

氫氣控癌連載(2)||:氫氣與肺癌腦轉移: “好了十倍”

文章來源:孫學軍 氫思語發布日期:2021-04-17 18:12瀏覽次數:
  內容僅限于知識科普,不代表對本公司產品的宣傳。
?

氫氣控癌連載(2)||:氫氣與肺癌腦轉移: “好了十倍”

飛機進入新疆領空
 

飛往披著雪衣的新疆
 

2018年9月5日上午,我和秘書天雨登上飛往烏魯木齊的南航班機。
 

當飛機進入新疆高空,純凈的天空藍藍的,一塵不染,機艙外白云攜卷著一波一波的浪,爭先恐后相涌著,錯落有致地追逐,遠處是披著雪衣的高山。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的仙境令人陶醉,讓人遐想不已。這片廣袤神秘的土地,蘊藏著深遠的昆侖黃土文明。
 

早就期待這次新疆之行。半年前的一天,我接到上海一位朋友的電話,希望我關心一下正在我院住院的陳女士。我去到三區的一間病房,陳女士依偎在病床上,氣喘吁吁。陪伴在側的是她的母親,老人見到我后流著淚說:“你這里是我們最后的希望了。”
 

陳女士說話口齒不清,眼睛看不清,有時一個物件看成兩個,就是復視。我扶她下地,她站立困難,她母親說:“ 腦內轉移太大了。從機場到醫院,都是你們醫院服務人員用輪椅推著她走的。”
 

陳女士的肺癌
 

我看了她的病史。2015年11月下旬,她因頭暈、站立不穩到新疆某醫院看病,CT和MR1檢查顯示左側小腦占位性病變,2015年11月27日接受腦瘤切除術。術后病理提示轉移性肺腺癌,基因檢測顯示EGFR 19號片段突變陽性。
 

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接受全腦放療,共18次。2016年4月20日,肺部CT顯示右肺上葉占位性病變。服用易瑞沙(吉非替尼片),至2017年9月,疾病進展,接受培美曲塞+厄洛替尼聯合改善,因出現Ⅲ度骨髓抑制,2017月10月13日停止化療,繼續口服厄洛替尼靶向改善。
 

2018年3月6日,頭部MRI檢查顯示:左側小腦半球術區殘腔邊緣出現異常強化結節;左側額頂葉原病灶邊緣結節樣強化顯著,提示病變進展,有新發轉移瘤。CT檢查示:右肺上葉病灶較前增大;右肺下葉內基底段結節,較前增大,考慮轉移瘤;縱隔、肺門多發淋巴結,部分較前增大;左側腎上腺轉移性結節,較前增大。改為口服鹽酸??颂婺?,20天后因副作用患者自行停服。
 

她于2018年4月來我院住院,呼吸困難,胸悶心慌,說話不連貫,行走困難。入院診斷是:右肺上葉腺癌cT2aN2M1b Ⅳ期伴腦轉移。她有腦水腫,此后的一周,她接受脫水改善后,講話變得清楚了。
 

她沒能接受特殊改善,出院時,我建議她回家后繼續口服AZD9291,同時堅持吸氫,每天至少6小時。我要她經常向我們通報病情,并答應她,幾個月之后一定去新疆看望她。
 

近兩個月,她每隔幾天就給我的秘書天雨發微信,說“好多了”,希望我們去新疆,“葡萄熟了,好香好甜呀,快來吃葡萄”。
 

氫氣控癌連載(2)||:氫氣與肺癌腦轉移: “好了十倍”

天雨剛進客廳,陳女士就與她擁抱,臉上的笑容像一朵燦爛的花
 

“我變好了吧?”
 

飛機飛近烏魯木齊,我似乎聞到甜嫩多汁的葡萄香,但腦中又產生不安:陳女士的病如果不像她所說的“好多了”,而是進展了,怎樣面對?
 

下了飛機,朋友接上我們,直接開往陳女士的家。寬闊平坦的街道上,樣式繁多的汽車穿梭來往,像一條彩色的河在流動。道路兩旁鋪就的金黃落葉,用它們已然逝去的短暫年華裝點著街景。
 

一個小時后,汽車開到陳女士所住的小區,陳女士的母親已在一棟樓房前等候我們。跟著她,我們急匆匆上了三樓。門開著,陳女士站在門檻上,見到天雨,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這是一間兩房兩廳的房子,客廳的茶幾上擺放著一串串晶瑩剔透的葡萄,像一顆顆瑪瑙。陳女士和她的母親將我們拉到沙發上坐下,迫不及待地將葡萄送到我們手中。我情不自禁摘下一顆葡萄放入口中,細細品嘗,可口的汁水酸中有甜,甜中帶酸,葡萄那特有的芬芳,清香撲鼻、沁人心脾。
 

我端詳著陳女士,她看著我,笑著說:“怎么樣?徐醫生,我變好了吧?”說著,在房間里走動起來。我上前拉住她的雙手,試試她的肌力:好有力氣!又給她做了“對指試驗”:協調能力基本正常。又檢查她的眼球運動,做了“鼓腮試驗”,沒有發現相應的顱神經功能異常。
 

陳女士向筆者介紹她每天吸氫的情況
 

我看了她從2015年10月至2018年8月先后5次的CT和MR1片。2018年8月27日MR1顯示腦部轉移灶明顯縮小,CT顯示右肺占位性病變基本穩定。
 

“ 我服用的9291是從網上買的‘原料藥’,不清楚是否有作用。”陳女士說,“正規藥太貴了。”
 

她告訴我們,實際上她從2017年10月就開始吸氫,用的是氫氧氣霧化機,初期不是每天都吸,真正吸氫是2018年4月份從我院出院以后,每天6~8小時,除了白天外,晚上臨睡覺也吸。“常常吸上幾分鐘后就睡了。”她說,自從吸氫后,從來沒有失眠,而以往常常頭痛,難以入睡。
 

以上真實故事

皆來自《氫氣控癌》
 

上內容摘自《孫學軍 氫思語》,僅限于知識科普,不代表對本公司產品的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