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vpzzb"></listing><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strike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strike></var>
<cite id="vpzzb"><strike id="vpzzb"></strike></cite><cite id="vpzzb"><video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video></cite><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menuitem id="vpzzb"></menuitem>
<var id="vpzzb"></var>

您好,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歡迎您!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全國咨詢熱線400-995-3635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學術論文

24小時服務熱線 400-995-3635

新冠和血栓有關,氫氣作用或與此有關

文章來源:孫學軍 氫思語發布日期:2020-12-31 21:18瀏覽次數:
  內容僅限于知識科普,不代表對本公司產品的宣傳。
?

  新冠肺炎和血栓有關,氫氣改善或與次有關
 

  紫色皮疹、腿腫脹、血管堵塞和突然死亡,這都是血栓形成后帶來的后果。大大小小的血栓,是COVID-19常見的并發癥,研究人員剛剛開始嘗試解開其中的原因。數周來,關于這種疾病對全身的影響的報道層出不窮,其中許多表現都是由血塊引起的。“這種疾病患者像發生了一場凝血風暴,”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心臟病學學生貝努德·比克德利說。任何重病人都有血栓風險,但COVID-19住院患者似乎更容易發生。
 

  血栓形成是一種血液正常功能或疾病的異常表現,血栓是血流在心血管系統血管內面剝落處或修補處的表面所形成的小塊。在可變的流體依賴型中,血栓由不溶性纖維蛋白,沉積的血小板,積聚的白細胞和陷入的紅細胞組成??寡ǒ煼ㄊ沁\用溶栓藥物,抗血小板藥物和抗凝劑。
 

  如果發生血栓,臨床上在制定抗血栓形成的改善策略時,首先要注意到溶栓藥物改善,由于溶栓藥物可去除一個已形成的血栓.抗血栓形成改善要多樣化,這取決于受累的部位是靜脈或是動脈循環系統,血管受累的程度與部位,血栓形成的擴展,栓塞或復發的危險性,以及抗血栓形成改善與出血的相對利弊。
 

  來自荷蘭和法國的研究表明,20%-30%的重癥COVID-19患者出現血栓。解釋這一現象,科學家們有些看似合理的假設,他們剛剛開始進行旨在獲得機制方面的研究。隨著死亡人數上升,臨床醫生也在加緊測試各種凝血抑制藥物對這種病的改善效果。
 

  血栓是由細胞和蛋白質組成的膠狀團塊,是人體止血的機制。一些研究人員認為,凝血亢進是COVID-19的一個關鍵特征。令科學家們感到困惑的,不只是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還有這種現象發生的分子基礎。都柏林皇家外科醫生學院愛爾蘭血管生物學中心主任詹姆斯•奧唐奈說:“有很多表現提示這種血栓形成有點不同尋常。”總之,新冠病毒感染導致血栓形成的機制并不清楚。
 

  血液稀釋劑不一定能防止COVID-19患者的凝血。許多住院的人體內一種叫做d -二聚體的蛋白質片段水平也大幅升高,這種蛋白質片段是在血栓溶解時產生。高水平d -二聚體似乎是感染冠狀病毒3的住院患者死亡的一個強有力預測因子。
 

  研究人員還觀察到毛微血管血栓。紐約威爾康奈爾醫學院的血液學家杰弗里·勞倫斯和同事檢查了3個COVID-19感染者的肺和皮膚樣本,發現毛細血管被血塊堵塞。其他研究小組,包括由奧唐納領導的研究小組,也報告了類似發現。
 

  勞倫斯說:“這種現象非常特殊,不是普通的危重病患者特征,可能有助于解釋為什么有些人血氧飽和度非常低,以及為什么機械通氣也沒有幫助。”奧唐納說“這會對患者產生雙重打擊”。一般肺炎只是因為滲液或膿液堵塞肺泡,影響通氣功能,但是微血栓形成會限制血液交換功能,此時許多肺泡成為名存實亡,造成虛假通氣?;颊卟粫械酵庹系K,但缺氧持續發生。因為存在血栓會引起肺微血管血流中斷,吸入的空氣無法通過血流回到心臟。
 

  為什么會發生凝血,這仍然是個謎。一種可能性是SARS-CoV-2直接攻擊血管內皮細胞。內皮細胞含有與病毒進入肺細胞相同的ACE2受體。有證據表明內皮細胞可以被感染:來自瑞士蘇黎世大學醫院和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布里格姆婦女醫院的研究人員在腎組織的內皮細胞中觀察到SARS-Cov-2。渥太華大學心臟研究所首席科學官彼得•劉(Peter Liu)表示,對于健康人來說,血管是“一根內壁非常光滑的管道”。內襯內皮細胞能有效阻止血栓形成。但是病毒感染會破壞這些細胞,促使它們大量產生蛋白質,從而觸發這一過程。
 

  病毒對免疫系統的影響也會影響凝血。在一些人身上,COVID-19會促使免疫細胞釋放大量化學信號,從而加劇炎癥,而炎癥與凝血和凝血通過各種途徑有關。病毒似乎激活了補體系統,這是一種引發凝血的防御機制。勞倫斯團隊發現,COVID-19患者肺部和皮膚組織中堵塞的毛細血管中布滿了補體。加拿大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血液學研究項目主任Agnes Lee說,所有這些系統——補體、炎癥、凝血——都是相互關聯的。“在一些COVID患者中,所有這些系統都處于超光速狀態。”
 

  但是Lee補充說,可能還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而這些因素并不是COVID-19特有的?;即瞬∽≡旱娜送ǔS性S多凝血危險因素。他們可能是老人或超重,可能有高血壓或糖尿病。他們表現為高熱,因為他們病得很重,可能已經無法活動。他們可能有凝血的遺傳傾向,或者正在服用增加風險的藥物。
 

  就在研究人員一方面研究血栓產生的機制,另一方面加緊試驗消除凝血的新療法。血液稀釋藥物是重癥監護病房患者的標準改善藥物,COVID-19患者也同樣會采用。但是藥物劑量是一個熱議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把握藥物劑量分寸,是保守還是激進?”紐約市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內環境穩定和血栓形成部負責人羅伯特·弗勞門哈夫特說。紐約市西奈山醫學院研究人員報告說,接受血液稀釋劑改善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率低于未接受改善患者。但研究小組不能排除觀察到其他原因,且大劑量用這些藥物本身也有風險。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正在開展一項臨床試驗,對患有COVID-19的重癥患者使用的標準血液稀釋劑和更高劑量的血液稀釋劑進行比較。加拿大和瑞士也計劃進行類似的試驗。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的科學家已經開始報名參加一項臨床試驗,以評估一種更有效的凝血藥物——組織纖溶酶原激活劑(tissue plasminogenactivator,簡稱tPA)。這種藥物藥效更強,但比血液稀釋劑更容易引起嚴重出血。前面的血液稀釋劑如肝素,是通過抑制血栓形成的反應,可以說是對抗血栓形成,本質是預防血栓,例如在使用體外循環和血液透析過程中就會使用肝素等藥物避免血栓形成。tPA是對已經形成的血栓進行溶解,比較經典的改善就是用于中風患者血栓的溶解。所以這兩種方法是非常不同的策略。
 

  科學家們希望這些試驗能提供必要的數據,幫助醫生做出改善決定。Lee博士說,人們正在根據經驗嘗試各種改善方法,她完全理解其動機,但她強調,最重要的是首先不要傷害患者。
 

  關于血栓形成,氫氣可能具有相關效應。如下是我的看法。
 

  中國的新冠病毒診療方案中已經將氫氧混合氣吸入作為改善方法,這是方案制定專家組根據臨床使用效果做出的建議。這說明氫氣吸入對這種患者具有改善效果。后來對輕型危重病患者也加入了建議氫氧混合氣吸入。氫氣為什么會產生效果,過去已經對這個問題有許多分析。過去基本上從幾個方面來認識。一是氫氣密度遠小于空氣,混合氣吸入能減少患者呼吸阻力,這對存在通氣障礙的患者有特別的意義,中國已經將氫氧吸入作為慢阻肺的臨床改善方法,給呼吸相關疾病的使用提供了旁證。
 

  氫氣有明確的抗炎癥作用也是對新冠肺炎能產生作用的另一個理由。氫氣的作用主要是基于抗氧化抗炎癥作用,這方面已經有大量基礎和臨床研究證據。肺炎存在炎癥和氧化損傷也是必然,甚至可能是危重病患者的關鍵因素。氫氣的改善效果,特別是對危重病患者的效果可能和抗炎癥有關系。
 

  當然隨著我們對疾病認識的深入,危重患者存在微血栓形成這一特殊問題,給氫氣改善這一疾病提供了新的考慮。氫氣對血小板有一定抑制作用,能延長凝血時間,當然血小板功能在這類患者是否存在亢進目前還不了解,但這一效應也可能是氫氣對患者有利的一個因素。當然從內皮細胞損傷角度,過去也有大量研究表明,氫氣對其他有內皮細胞損傷的疾病有預防作用,例如對糖尿病視網膜血管病變,最近也有采用體外細胞學研究發現,氫氣對內皮細胞損傷具有直接的保護作用。
 

  我們仍然需要認真對待這個疾病,密切關注對這一疾病的研究進展,尋找氫氣對其發揮作用的理論基礎。當然,這些問題的所有前提必須是氫氣真正能發揮預防和改善作用,否則這些都成為空中樓閣。
 

  以上內容摘自《孫學軍 氫思語》,僅限于知識科普,不代表對本公司產品的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