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vpzzb"></listing><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strike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strike></var>
<cite id="vpzzb"><strike id="vpzzb"></strike></cite><cite id="vpzzb"><video id="vpzzb"><listing id="vpzzb"></listing></video></cite><var id="vpzzb"></var>
<var id="vpzzb"></var><menuitem id="vpzzb"></menuitem>
<var id="vpzzb"></var>

您好,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歡迎您!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全國咨詢熱線400-995-3635
深圳市創輝氫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學術論文

24小時服務熱線 400-995-3635

幾次吸氫后,從化療后不能站立到自己走回家

文章來源:孫學軍 氫思語發布日期:2021-04-27 14:11瀏覽次數:
  內容僅限于知識科普,不代表對本公司產品的宣傳。
?

吸氫體驗館有一男一女兩“???rdquo;,他們是相濡以沫三十余載的恩愛夫妻。妻子是胃癌患者,丈夫是亞健康人士。妻子在偶然的一次吸氫體驗后發生“神奇的響應”,隨后一直堅持,癥狀顯著改善。陪同前來的丈夫“順帶”吸氫,也取得可喜的效果。
 

陳旻虹與丈夫黃渝生幾乎風雨不改到吸氫體驗館吸氫氣
 

用“身如柳絮,弱不禁風”來形容經歷了八次化療、吸氫前的陳旻虹再確切不過。她在2017年7月開始上腹部疼痛,由于當時正身處加拿大探親就沒當回事兒。直到9月回國后體檢,確診為胃竇癌。10月手術切除大部分胃后開始接受化療。
 

八次化療讓她吃盡苦頭:睡眠質量極差,晚上9點上床,往往12點后才能入睡,一兩個小時就醒一次;體重暴跌,臉色發黑,說話有氣無力;經常感到天旋地轉,虛弱得下不了床,吃喝都是丈夫伺候著。丈夫黃渝生每天買菜做飯、任勞任怨,遇上陳旻虹情緒不好的時候,還會耐心安撫,疏導她的負面情緒。丈夫既是她的貼身護理員,就是她抗癌的精神支柱。
 

8月初的一天,在癌癥病人抱團取暖的一個微信群里,陳旻虹被一則信息吸引住了:8月6日下午,徐克成在陽光酒店有一個關于氫氣與癌癥康復的講座。氫氣還可以改善癌癥促康復?盡管滿腦子疑惑,但她還是決定慕徐克成之名到場聽聽。
 

出門一趟對于身體極度虛弱的陳旻虹來說,是件奢侈的事——走幾步便氣喘吁吁,丈夫不得不隨身攜帶小板凳,寸步不離跟在旁。從家走到車站,從車站步入陽光酒店的短暫路程,陳旻虹每走幾步都要坐在小板凳休息一陣,好不容易才“挪”進了會場。
 

講座開始后沒多久,陳旻虹就感到體力不支,硬撐到徐克成教授發言時,她頭暈目眩,幾乎要暈倒了,在丈夫黃渝生的攙扶下離開了會場。志愿者鄧英姿把她扶到隔壁708室休息,為她打開了一臺氫氣呼吸機,讓她嘗試著吸吸看。她按照鄧英姿教的吐納方法,體驗氫氣和氧氣源源不斷輸入體內的感覺。一個半小時,她體力慢慢恢復,整個人輕松了一些。
 

真正“神奇”的變化發生在她回家入睡以后:前半夜大汗淋漓,衣服濕透得可以擰出水來;后半夜酣睡如泥,一覺到天亮,醒來后神清氣爽。為什么會這樣?她尋思著也許是“毒”。
 

排“毒”的驚喜效果讓陳旻虹再一次來到吸氫體驗館,志愿者彭細妹接待了她,并把她拉入了吸氫服務群。從那以后,她在丈夫的陪伴下幾乎風雨不改堅持到吸氫體驗館吸氫。

 

9月7日廣州下起暴雨,陳旻虹夫婦仍堅持到吸氫體驗館吸氫
 

吸氫帶給陳旻虹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吸氫三天后,她從原來的舉步維艱到可以甩開小板凳走上一小段路,臉上也慢慢有了血色。半個月后,她可以不需丈夫陪伴獨自回家了,睡眠質量也有了大幅改善,經常一覺到天亮。
 

陳旻虹的丈夫黃渝生也是吸氫的受益者。作為有高血壓和睡眠問題的亞健康人士,他吸氫后“一覺睡到鳥兒叫”,血壓也穩定。他們說,自己身體的改變,自己是最清楚的?,F在精神好,體力足,心情也好了。